IMF:毛外祖父弹性待进步 资本账户开放为洋气早

来源:http://www.njdw890.com 作者:www.4858com 人气:179 发布时间:2019-09-05
摘要:“在经济改革的道路上,中国已经取得了不俗成就,但前方的挑战依然巨大,且没有时间让我们抱怨。我们面临的难题是,如何在过去的基础上实现可持续发展,同时适应外界的变化。

“在经济改革的道路上,中国已经取得了不俗成就,但前方的挑战依然巨大,且没有时间让我们抱怨。我们面临的难题是,如何在过去的基础上实现可持续发展,同时适应外界的变化。这并不仅仅涉及经济领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张涛说。

图片 1

1月14日,IMF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为新书《中国现代化:投资软基础设施》举办发布仪式。张涛在演讲中指出,中国过去取得的成就一方面取决于改革开放,另一方面来自于对基础设施的持续投资,但未来投资的重点应该从“硬件”转到“软件”。

热点栏目

“我们所说的‘软基础设施’是一个整体,囊括了各种各样的政策框架和制度,包括有形的监管、金融治理、国企改革、地方财政,还有宏观经济统计等方面。” 张涛强调,要推进软基础设施,政府需要不断完善健康、医疗、金融领域的政策工具,切实保护消费者利益和职工的权益,这将有助于中国经济过渡到以消费为基础的增长模式。

资金流向 千股千评 个股诊断 最新评级 模拟交易

《中国现代化:投资软基础设施》由IMF的三位经济学家马库斯·罗德劳尔、林卫基和席睿德撰写。

客户端

中国资本账户比预期开放得更多

参会报名:由新浪财经主办的银行业年度盛典“2017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暨第五届银行综合评选颁奖典礼”定于8月24日在北京金融街威斯汀大酒店举行,敬请期待。[报名入口]

中国资本账户的开放程度如何?席睿德称,IMF研究表明,在资本账户的53个类别中,中国仍有43个类别存在一定程度的管制,因此,可以说资本账户仍然相对封闭。但他强调,“中国资本账户实际上比以前开放得多,也就是比我们预计的开放得多。”新书中称,2015年中国股市震荡的溢出效应,以及汇率政策变动后对汇率产生的压力都说明,中国金融部门与全球一体化程度可能比之前预想的要高。

  IMF第四条款磋商:人民币弹性待提高 资本账户开放为时尚早  

席睿德指出,资本账户开放不能一蹴而就,最重要的是应进一步改善货币政策框架、推进财政改革、强化金融部门和提高汇率灵活度。

  8月15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正式发布了与中国的第四条款磋商报告(下称《报告》)。7月28日,IMF执董会结束了与中国的第四条磋商。

国企杠杆率平均上升至200%

  IMF表示,中国继续转向更可持续的增长路径,改革在广泛的领域取得进展。经济增速2016年放缓到6.7%,预计今年将保持在6.7%的强劲水平,这得益于去年政策支持形成的增长势头、外部需求的加强,以及国内改革的进展。

“国企改革是中国未来发展最重要的问题。”席睿德指出,国企改革的成功推进能使中国未来十年的GDP增速每年提高0.3至0.9个百分点。

图片 2

新书指出,中国国企数量超过15万家,尽管过去几十年国企在总附加值和城镇就业中的比重有所下降,但国企仍然占据过半的银行信贷,拥有40%的工业总资产。此外,国企仍继续享有政府在要素投入方面给与的隐形支持,包括土地和优惠贷款等,约占每年GDP的3%。

  此外,IMF执董们对中国加大关注降低金融稳定风险表示赞赏,并敦促当局继续加强监管工作。“如果核心通胀继续上升,执董们支持当局逐步收紧货币政策。”《报告》称。

即便财务状况恶化,由于国企易于获得融资,它们的杠杆率仍显着增加。席睿德指出,2009年以来,中国企业总杠杆的上升大部分来自国企,其杠杆率平均上升至200%左右,主要集中于产能过剩行业和重工业。与此同时,国企的资产回报有所恶化,其生产率只有私营企业的30%至40%。此外,中国国企的效率似乎低于其他发展中经济体的国企,凸显了推进国企改革的紧迫性。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中国经济企稳,IMF今年以来始终建议中国在平稳期推动改革,比如提升国有企业效率。此外,在“8·11汇改”两周年之际,IMF建议,应继续提高汇率弹性,更多依靠市场力量决定汇率。

(编辑:辛灵,如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联系:xinlingfly2007@163.com)

  同时,IMF认为 ,眼下中国资本账户开放为时过早。“虽然中期是可取的,但应谨慎确定其顺序。”IMF认为,在开放之前,必要的支持性改革尚需加强,比如有效的货币政策框架、稳健的金融体系,以及汇率灵活性,这些“还没有跟上资本流动开放的实际步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图片 3

  人民币汇率弹性待提高

  IMF认为,自2015年以来,中国已经采取了若干措施,使中国(即使是近期)在增加汇率弹性方面准备更为充分。

  首先,确立了参考篮子,逐步降低人民币与美元联系,以及提高市场对名义有效汇率的重视方面取得了进展。

  其次,减少了干预。IMF认为,中国更严格的执行资本流动管理,更好的经济增长前景,再加上美元走弱,这些都帮助减少了外汇干预,降低了资本大幅流出的短期风险。

  此外,汇率大体符合预期。IMF工作人员评估,实际有效汇率与经济基本面大体一致,与2015年的评估相比变化不大。

  同时,贬值预期得到抑制。IMF认为中国通过对外发声及采取措施,明确反对“当局将通过贬值来提振经济、提高竞争力”的市场观点,稳定了预期。

  不过,IMF仍然表示人民币汇率弹性有待提高,且对5月宣布的“逆周期调节因子”持保留意见。

  “过去一年中针对外汇流动和汇率的行政管制措施有所增多,应继续努力促进汇率的市场化形成机制和提高汇率灵活性。除了强化资本流动管理措施的实施以外,近期引入的指导银行报价的‘逆周期调节因子’倾向于更多管制,削弱了市场力量和外汇干预在日常汇率管理中的作用。”

  针对未来的汇改,各界人士也认为,“必须克服有压力时不敢动,没压力时又不想动的‘浮动担忧’,抓住当前外汇供求基本平衡、汇率水平基本合理的有利时机,积极推动相关改革”。

  麦格理集团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胡伟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仍应循序渐进地扩大推进汇改,市场所传的将汇率波幅扩大到3%可能有点矫枉过正了,因为其实上半年人民币的波动也没有达到3%。”

  全面资本账户开放尚不成熟

  近年来,中国不断加大资本账户开放力度。不过IMF认为,中期是可以考虑的选项,但目前仍应该谨慎确定其顺序。

  IMF认为,必要的支持性改革(有效的货币政策框架、 稳健的金融体系以及汇率灵活性)还没有跟上资本流动开放的实际步伐。

  需要考虑的是,“更严格实施资本流动管理,正在对经营环境产生不利影响,部分原因在于其实施的方式不透明,且不同时间、不同省份的执行情况并不平均。此外,开展资本流动管理有延迟改革及增加国内资产泡沫的风险。随着投资者发现漏洞及投资组合流动的增加,资本流动管理的有效性可能会下降。”IMF称。

  考虑到这些问题,IMF认为目前有两项关键的优先工作:需要加快推进必要的支持性改革,以支持开放进程。在短期内,应只考虑那些精心定位的开放措施,如增加服务业的外商直接投资、降低在岸对冲操作的准备金要求等;在实施现有的资本流动管理时,应做到一致和透明;根据中国对IMF的义务,这些措施不应限制经常性的国际支付与转移。

  根据“三元悖论”,一国不可能同时实现国内独立货币政策、固定汇率、资本自由流动这三个要素,只能最多实现其中两个目标。而眼下,就顺序来说,汇率市场化是更优先的选项。

  伦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埃莱娜·雷伊(Helene Rey)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如果中国要开放资本账户,必须要实现汇率自由浮动,否则就会失去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当时,她不支持过快开放,因为如果没有做好准备,就会面临危机,“中国应该渐进缓行,先确保货币政策具备一套完备的运行体系,加强监管,增加透明度,逐步开放债券市场,再逐步使得汇率更为灵活。”

  推动国企改革、改善竞争

  就结构性改革而言,IMF认为,国企改革是关键,因为这对应对企业债务问题、提高生产率起到重大作用。

  IMF发现,虽然国企在工业产出中的比重在下降(在过去15年间从40%下降至15%左右),但它们在企业债务中的比重过高(2016年占企业总债务的57%,为GDP的72%),且在2008年至2016年贡献了企业总债务增幅的近60%。总体上看,国企的业绩不如私人企业,回报率和生产率都较低。在控制了行业后,国企的生产率也比私人企业低25%。

  在去杠杆和债务重组进程中,中国的债务重组已逐步取得进展,成立了由发改委牵头的跨部门小组,负责推动去杠杆进程;监管机构重新开始关注解决过高杠杆率的问题。有关债转股和多债权人的债权人委员会的指导文件也相继发布。

  对此,IMF评估称,发布指导文件是迈向建立解决过高企业债务问题全面框架的积极的第一步。不过,“虽然一些国企重组案例包含了运营重组的内容,但并没有明确其细节和时间框架。一些债转股名义上是股票,实质却是债务。此外,若不同时努力降低信贷增速,那么只在表面上开展财务重组来满足去杠杆‘目标’(如降低企业层面的负债资产比率)的风险会越来越高,而深层结构性问题无法得到解决,这本质上是拖延时间。”

  此外,IMF认为让“僵尸企业”退出这种做法是适宜的。随着盈利能力改善,僵尸企业的债务问题估计有所缓和,“但要解决这些债务问题可能仍很困难,因为国企僵尸企业比其他僵尸企业维持现状的可能性高出30%左右。”

  就削减产能方面,煤炭和钢铁行业已经制定了中期目标,将在2015年基础上,在未来3至5年内削减10%至15%的产能,减少180万工人。2016年削减产能超计划完成,2017年也正有序进行。过去2到3年中,有关员工减少了30%且未出现大规模失业。

  IMF认为去产能是适宜的,但还可以更进一步。根据目前的削减目标,由于先前已计划的投资,粗钢产能在2018年至2020年将仍接近2013年的水平,占全球产能的近一半。部分已关停产能又恢复了生产。产能过剩行业的债务并没有下降,表明问题贷款尚未得到充分确认(银行没有将这些问题贷款划分为不良贷款)。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本文由美高梅游官网发布于www.4858com,转载请注明出处:IMF:毛外祖父弹性待进步 资本账户开放为洋气早

关键词: www.4858com 美高梅游官网

最火资讯